• <object id="p4fvb"><label id="p4fvb"></label></object>

  • <object id="p4fvb"><label id="p4fvb"></label></object>
    
    
      1. 郭蘭英:為祖國歌唱
        發表時間:2021-02-08來源:中國文明網
         

          早在二十世紀四五十年代,她的名字就已經家喻戶曉。70多年的從藝歲月里,她演唱了《南泥灣》《繡金匾》《人說山西好風光》等上百首被廣為傳唱的歌曲,成為永不過時的經典,她的作品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。本期《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——文藝名家講故事》欄目對話中國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郭蘭英。

          天生“倔強” 冬練三九夏練三伏

          1929年,我出生在山西省平遙縣香樂村,由于家境貧寒,9歲就被賣到太原的一家晉劇戲班里學藝。每天早上起床就開始練功,走圓場、踢腿、下腰、拿頂、翻跟頭……很是辛苦。師傅對我們要求特別嚴格,手抬得慢一點,他拿起放羊的鞭子就抽,有時手被打得全是血印。那個時候我也要強,比其他孩子練功都要刻苦。北方的冬天寒風刺骨,我就伏在冰面上練聲,直到把冰哈出一個洞來我才回去。三伏天的時候,身體淌著汗,人有時特別不舒服,我也要咬著牙把功練完。雖然那時年紀小,但我堅信“不吃苦中苦,難得人上人”。憑著一股肯吃苦的狠勁,我很快便在學戲的孩子中脫穎而出。各種角色我也演得得心應手,不僅能演以唱功見長的青衣,也能演好唱念做打俱全的刀馬旦和花旦。

          偶遇“新戲” 投身革命義無反顧

          1946年,因為一次機緣巧合,我與歌劇《白毛女》“相遇”了。那會兒我正在張家口演出,滿城的老百姓都在傳《白毛女》怎么好怎么好。有一天,我正好有三個小時的空閑,就趕緊去看了《白毛女》的演出。說實話,在看之前我對這部劇并沒有抱多大的希望。因為我已經演了好幾年的戲了,深知舞臺上人物的喜怒哀樂都是演員演出來的,所以一般看戲我都不會特別激動??煽催^《白毛女》之后,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。一邊看,眼淚一邊止不住地往下流。尤其是看到楊白勞喝鹵水自殺那段,我哭得眼睛都腫了。從那以后,我的心就一直被《白毛女》占據,連晚上睡覺都想著里面的情節。我感覺自己被《白毛女》召喚了,心早已不在戲班。于是我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——參加革命。我要演貼近老百姓的新戲,再也不演小姐佳人,我要演像“喜兒”這樣的角色。我所在戲班的班主得知以后,堅決不同意我離開,我就把我在戲里穿的所有行頭都扔了,以表我的決心。我的決定還遭到了母親的反對,她說:“你是唱舊戲的,你說話完全是山西的味,人家能聽懂嗎?”不管母親怎么勸說,我全然不聽,一心要參加革命。沒有辦法,母親只好跟著我,一塊去尋找黨組織。

          蒼天不負有心人。通過不懈努力,我們終于找到了黨組織,我順利加入了華北聯合大學文工團。參加革命工作后,擺在我面前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認字。因為我沒有上過學,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,我就從學寫“共產黨”三個字開始,慢慢學會了認字。同時,領導還給我指定了老師教我識譜,帶我排練新劇目。每天的日程都是滿滿的,但我卻一點都不覺得累,反而特別高興,因為自己成為了革命隊伍里的一分子,我從一個舊藝人,轉變為新文藝工作者,太光榮了!

          感恩周總理 《南泥灣》成為世紀經典

          1956年,電影《上甘嶺》攝制接近尾聲,詞作家喬羽先生、作曲家劉熾先生為電影創作了電影主題曲《我的祖國》。最后喬羽先生建議由我來演唱這首歌曲,拿到這首歌后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,歌曲唱出了我的心聲。如果不是加入解放軍到部隊,自己的命運肯定是另外一種情形。也因為《我的祖國》這首歌,我得到了更多的機會和掌聲。

          1964年9月,我正在歐洲訪問演出,突然收到一封來自單位的電報,要求我立即回國,至于回國的原因,電報上卻沒有說明?;氐奖本?,才知道組織上給我們布置了一項重要的任務,讓我出演大型舞蹈史詩《東方紅》。在革命歷史歌曲表演中,《南泥灣》是一段用美聲表演的獨唱。周恩來總理看過聯排后提出,用美聲唱法來表達這首歌曲不合適,建議用民族唱法重新演繹。此時距離公演還有10天,我開始認真排練。演出之前我心里也沒有底,不知道觀眾能不能接受我的表演。沒想到,最后得到了大家的普遍好評。

          周恩來總理無疑是我的伯樂。1976年初,我得知周總理病重,特地用心錄了幾支歌,準備送給敬愛的周總理聽??射浺魩н€沒有來得及送出,就傳來總理去世的噩耗。每當我唱起《繡金匾》時,我都會想起敬愛的周總理,每次唱到一半都會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,每唱一次都像大病了一場。

          告別舞臺 帶好學生義不容辭

          直到今天,我依然記得第三屆全國人大會議期間,周總理把我叫到跟前,說:“郭蘭英同志,現在你還能唱能演,有沒有想過將來年歲大了怎么辦?”當時35歲的我對總理的問話并沒有理解。直到十年后,45歲的我再演白毛女時,才明白周總理找我談話的真正用意。那天我像往常一樣演出,當演到黃母問喜兒多大了,狗腿子穆仁志回答“十七”這段時,觀眾“哄”一下笑了。我突然反應過來,我的年齡不再適合演17歲的喜兒了。

          1982年,我告別舞臺,來到中國音樂學院任教。我抓住一切機會,力所能及地為學生們授課。我的教學方式與很多老師不同,我更注重學生的實際演唱,并在表演過程中發現問題,對學生進行一對一的啟發指導。我認為,表演實際上就是生活當中的一些動作,只不過把它提高了,藝術的表達絕對不能脫離生活。學生一張嘴,如果情緒不對,我就會讓他們重來,什么時候唱對了什么時候往下進行。我希望通過我的努力,為中國歌曲培養一批青年接班人,也讓中國歌劇在世界舞臺綻放出獨特的光芒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楊 學靜
        在線評論
        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        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查看評論
        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©版權所有
        留言文章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945677&encoding=UTF-8&data=AFq5TQAAAAcAALvHAAAAAQAb6YOt5YWw6Iux77ya5Li656WW5Zu95q2M5ZSxAAAAAAAAAAAAAAAuMCwCFF5v_3tV3WDdN_hVQh5xVZ0aURs-AhQIj0qp4wPnTPKptIPeQqm6Jf3Lmg..
        留言查看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945677&encoding=UTF-8&data=AFq5TQAAAAcAALvHAAAAAQAb6YOt5YWw6Iux77ya5Li656WW5Zu95q2M5ZSxAAAAAAAAAAAAAAAuMCwCFAYV36Rr0b-5OhRFqQ5sSQS-IWRoAhQ6OU2KZr2cMgQwS2Uuu--nTuI9xw..&siteid=7
        风流寡妇一夜要了六次,中国老太婆bbbbbxxxxx,永久免费看a片无码网站vr,午夜成人理论福利片